5.0

2022-08-30发布:

诱奸林雅作者不详

精彩内容:


林雅,年近叁十,身高約1。63米。容貌豔麗,氣質高雅,人如其名。體重約五十公斤。叁圍標准,胸部高聳,沒有絲毫的下垂。腹部扁平,屁股挺翹、渾圓。聲音如百靈歌唱般悅耳動聽。

林雅人長得非常漂亮,有163厘米的身高,叁圍標准,但平常不大理人,很多人都想同她有一手,但苦于沒有機會。

真是天助我也。有一天她同我一起在辦公室工作到深夜,叫我送她回家。到她家樓下,她順口叫我上去喝茶,我求之不得,立馬同意了,這時她不好拒絕,只好讓我進入她的家。我心裏偷樂著,我心想,今天是絕佳的上她的機會,可千萬別錯過了。過了一會兒,她端出一杯茶來,同我對面沙發上談話,我看她剛才將房子的裏外門的鎖匙放在我的沙發扶手旁,就順手將鎖匙偷著放進了我的口袋,她沒有看到,我心裏覺得爽死了。同她談了一會兒話,我就假裝有點困,借口離開了她家。

她送我到樓下,看著我將門關上了,就轉身上樓了,我立即就開了她的家門進了她家,擡頭還能看到她上樓的背影。過了會兒,我蹑手蹑腳地走到她的房間外的廳裏,只看到她的房間裏射出了淡淡的桔黃色的燈光,我站在廳裏的黑處,她根本看不到我的。這時,我看到她開始脫下身上的衣服。她先脫去外衣,然後才脫去純白色的內衣,這時,我看到她的上身只穿著一個粉紅色的乳罩,全身在燈光下發出了一層潔白的光。

剛看到這,只見她伸出雙手到背後解乳罩的對扣。我的眼睛被她的潔白肉體完全吸引住了,只見她解下乳罩,兩只小白兔一跳,兩個豐滿的乳房從胸罩的束縛中蹦了出來。她的乳房渾圓,乳暈有若銅錢般大小,乳頭是粉紅色的,有若一粒小小的豌豆,在風中一吹,我看到林雅的乳頭馬上豎了起來,有如風中顫抖的小粟粒。

這時林雅又開始脫下裙子,只見一朵镂空的紅花從她的內褲中飛了出來,小小的內褲勒住了林雅的腹部,露出豐滿的屁股,扁平的小腹。她又將內褲脫下,我看到她的大腿根處有一叢陰毛發出亮黑的光來。林雅將衣褲脫好後,就轉身走進了浴室,過了會兒,我聽到她的浴室中傳來了淋浴的水聲,因爲她認爲家裏只有她一個人,所以浴室的門也沒有關上,我走到她的臥室門外,往裏一看,只見林雅全身上下沒有一絲一縷,白白淨淨的,在用雙手輕輕地搓著兩個乳房,她微微閉著雙眼,唇中發出了長長的呻吟聲。啊,原來林雅在邊洗澡邊自慰。

我情不自禁地也將手伸到我的內褲裏搓著我的陰莖,邊看林雅自慰邊用手套弄著我的長肉棍。過了會,她又將手伸到她的陰道處撫摸,還用中指插進陰道晃動著,呵呵,看林雅平常的端莊樣子,很多人都被她的冷豔所迷惑,原來她在家裏無人之處也會自慰呀!我順手拿出了小型迷你攝像機將林雅自慰的過程全部拍了下來。

林雅洗完澡後,用清香的爽身露輕撫充滿肉欲的身軀,纖纖的手指拂過的肉體,慢慢泛出淡淡的幽香,那是肉欲之香,是充滿挑逗的動作,是能勾引無數男人的肉體。那雙乳房堅挺地在胸前傲然聳立著,隨著林雅的手指在一抖一抖的,真是引人入醉的波波。

當纖指拂到肉洞時,只見林雅的口裏發出“唔……唔……”的呻呤,只見紅洞裏流出了粘粘的淫水,順著纖巧的大腿流到了大腿的內側,林雅將中指伸進了陰道,快速地挖著肉洞裏的每處肉肉,裏面的淫水不斷從幽洞裏泛溢到腿根。隨著中指速度的加快,林雅全身一直不斷扭動著,並發出淫蕩的春叫。我在外面將全部過程拍下來了,我想:好個淫蕩的林雅,你的肉洞快屬于我啦!

過了會兒,只見林雅挪動著軟棉棉的身軀走到臥室裏,慢慢地躺到床上,全身沒有一絲的衣裳。林雅全身是“大”字地躺在床上,仰面躺著,真是春光無限好啊!除了屁股不能看到以外,林雅的全身現在是一覽無遺了!

這時我也顧不得許多了,我走到林雅的床前,輕咳一聲,林雅聽到異響馬上睜開春光蕩漾的眼神,“啊……你……你……”林雅語無倫次地對我說道。“我幹嘛了?我想幹你,林雅,我想現在上你!”我邊說邊笑著,走到她的跟前。

林雅非常緊張,馬上用雙手捂住兩個乳房,可忘記了下面的裸露的陰部,我笑著對林雅說:“你的陰道怎幺不遮掩了啊?你的兩個乳房我剛才已經看得很清楚了,只有陰道沒有現在看得這幺清楚,謝謝你!”林雅被我這幺一說,馬上又將手從胸部往下移,可是遮住了陰道,兩個乳房又暴露在我的眼前,林雅叫道:“快出去,快離開我的房間!”我慢慢走到她的床前坐下,對她說:“林雅,不要再裝了,你的剛才所有的動作我都看到了,且也給你錄了像,要不要播放給你看看?”林雅聽到我話,輕聲說道:“你有什幺要求?”我回答林雅說:“一個男人看到你的裸體會有什幺要求就是我的要求!”林雅想了想說:“好,我明白!但只准一次,以後不能再提任何要求,你能做到嗎?”我聽到林雅的回話,心裏高興極了,但口裏只說:“要任我幹一次才行!”林雅說:“好!”林雅走到我的跟前,說道:“你要我如何做?”我說:“先給我來個冰火九重天吧!”林雅說:“好!”只見林雅俯下身子,解開我的褲子,用纖纖細手將我的陰莖摟了出來,只見她張開玉唇,用薄而性感的嘴唇含住我的肉棒,雙手握住我的棒,林雅用舌頭輕輕地敲打著我的陰莖,用舌頭頂住我的棒眼,我爽極了,棒頭上流出了興水,林雅用嘴唇吸了進去。

我受不住了,將林雅翻倒在床上,撲進林雅的懷裏,用唇含住她的乳頭,狠狠地吸著,林雅發出了淫蕩的歡叫聲。我用另一個手捏住林雅的乳房,用膝蓋頂住她的陰部,她在我身下不斷扭動著充滿淫欲的肉體,口裏自然的叫道:“唔…唔……快點!快點上我!快點幹我!”我翻身起來,俯在林雅的張開的雙腿間,將她的雙腿拉開,擡起她的膝蓋,將她的雙腿往外掀開,只見林雅的肉洞全部展現在我的眼前!林雅的陰道小巧玲珑,不胖也不瘦,陰道的裂逢上一叢發出亮澤的陰毛將林雅的陰道點綴的性感漂亮極了。

林雅的陰道口兩旁的大陰唇是粉紅色的,我用手摸過去時,感覺到林雅的大陰唇非常的軟,且有肉感。在大陰唇的內側是林雅的小陰唇,她的小陰唇吸住了陰道口,將陰道口遮掩住了,看不到陰道的內部。小陰唇是深紅色的,是兩片小而嫩的淫肉,上面沾著流淌不已的淫水。我將林雅的肉片分開,只見一個幽幽的肉洞現了出來,裏面完全是紅嫩的陰道和淫水,我問林雅道:“林雅,要不要我幹你?”林雅急促答道:“哥哥,快,快…快點幹我林雅!林雅我需要哥哥的肉棒!快……快……!”我聽了後再也控不住自已了,狠狠地將林雅的屁股擡起來,將林雅的陰道凸現在我的肉棒前,用我的陰莖對准林雅的陰道口,猛浪地往裏插入,只聽:“哎呀……爽死我林雅了!”

我不停地在林雅的腹部用九淺一深的方法蹂躏她的陰道內的肉,狠狠地插著她,我的肉棒充溢著血色。林雅被我插得大叫:“情哥哥,再快點……我的肉肉裏好癢……好癢……快用哥哥的大棒爲林雅我搔這快折磨死我的陰道大癢!”我聽了後挺起大棒,死命幹著林雅的陰道。林雅用雙手摟住我的腰部,用雙腿夾住我的屁股,挺起腹部將她的陰道往我的陰莖上撞擊著,只聽林雅亂扭著身體大叫:“爽死我的肉肉了,我的肉肉好爽,哥哥……棒棒……插死我林雅吧,快插死我林雅吧!我的陰道好需要哥哥的大棒插!”我聽了林雅的淫叫,大腦裏一沖,精液一古腦地准備往她的陰道裏射,恰好林雅這時也到了高潮,只見林雅陰道裏也射出了一股陰精,直接噴射在我的龜頭上,我一激靈,精子全部射進了林雅的陰道裏。

過了會兒,我問林雅:“你爽不爽?”林雅答道:“唔……你壞……你壞……我還沒有爽夠你就出來了,我還要…還要哥哥的肉棍!”說完,林雅抓住我的陰莖就往嘴裏含,用嘴吸著我的龜頭,我的龜頭上沾著林雅的陰精和我的精液,林雅吸著龜頭上的淫液且將它吃進了嘴裏。

不一會兒,我的陰莖在林雅的嘴裏又開始勃起了,足有九寸長,直徑快有一寸大。林雅看到我的陰莖又開始勃起,高興地將陰莖直往嘴的深處引。這時林雅嗲聲說道:“哥哥……你也玩妹子的肉肉好嗎?我的陰道好癢,哥……用你的手指插妹子的陰道好嗎?”我聽了後好興奮,平常裝著高不可攀的林雅終于露出了她的淫蕩本色了!她平常在單位高不可攀,現在因爲情欲的控制林雅終于露出了她最淫蕩的一面了!林雅俯在我的跨部,用整個口含住我的陰莖,一直用力地吸著,我非常的興奮,將林雅的頭往我的陰莖上按,她被我的陰莖堵住了的嘴巴,只能聽到林雅發出“唔……唔……”的喉聲。

自從林雅被我挾奸後,她一見到我的時候都會暗送秋波,我在沒有人的時候也會快速將手伸進林雅的檔部摸她的陰道,有時擰她的屁股,有時將手從林雅的領口處伸進她的胸部撫摸她的兩個乳房,擰她的兩個乳頭。在辦公室沒其它人的時候,我會掀開林雅的裙子,將她按在辦公桌上,從後面幹她的陰道。每次我要玩林雅的時候,她都會非常配合我的動作,隨我如何都可以。有時她預計到我會玩她的陰道,還會不穿肉褲讓我隨時可以幹她的淫洞。

有天快下班時,林雅走到我的辦公桌前問我:“哥,你今晚有空嗎?我只有一個人在家,好怕,且最近肉洞被哥開發後好癢,我常常在深夜中醒來而無法自控,希望哥今晚來我家陪我好嗎?”我擡頭看了林雅一下,只見林雅的臉部粉紅,如被桃花映照著般美。本來我當晚是有其他的事,可看到林雅如此的淫蕩,我的心被她勾動了,所以笑著回答她:“好,看在你最近表現得不錯,我今晚好好地幹你,讓你吃個飽!”林雅聽了我的回答,高興地親了我的臉頰,順手往我的裆部摸了下,轉身就回家做准備來迎接我晚上的光臨了。

到了傍晚,我在家痛快地洗了個澡,往身上灑了點法國香水,然後就起程到林雅家采花,采林雅胯下的嫩肉花,采林雅的兩朵乳冰花。剛到她家的門口,想不到林雅已經等我好久了,從她的哀怨的目光中和焦急的語氣裏我聽到了林雅的等我的不快。但她看到我到她家裏,立馬就用雙手摟住了我的脖子,吊在我的脖子上,用香唇迎上我的唇,死命地吻著我的唇和舌頭。

她的胸部緊貼著我的胸膛,我的胸肌被林雅的兩個乳房壓著,舒服極了。我順手摟住林雅的腰,用手擰了擰林雅屁股上的肉,對她說:“林雅,等不及了是嗎?我的寶貝,今晚老哥要讓你昏死在我的肉棒下,讓你看到我的肉棒就怕!”林雅回答道:“哥,小雅的陰道就是爲哥而生,就是讓哥專用,今晚哥將小雅幹死吧!哥,你快點來幹妹妹的肉肉吧!小雅的肉肉是永遠是只屬于哥你的,只准哥來專門享受!我的陰道下面好象有千萬只螞蟻在爬動,我的肉洞裏好癢好癢,快點用哥的肉棒伸進小雅的肉肉裏爲我搔癢吧!”林雅一邊急匆匆地說著,一邊用手伸進了我的肉裆握住我的陰莖亂搓著。

我看到林雅被我調教成如此淫蕩的小蕩婦,心想:真是傑作呀!平常高不可攀的林雅居然成了我隨時可享用的小蕩婦,不管何處,何時,我都可以隨時隨地的享用,林雅成了我的小蜜蕩淫婦了!我摟著她走到她的臥室裏,她的手還是握著我的小弟弟不放,還用手吊著我的脖子不舍得放,整個人都偎在我的懷裏。我笑著對林雅說:“從前我想幹你,你都不理解我想幹你所受的內心煎熬。現在你突然變得這幺淫蕩,真是活生生的大淫婦呀!”

林雅嘤咛一聲對我說:“我是大蕩婦,但我只對哥你淫,只對哥你蕩,別人想動我的一根毫毛都沒門。我的小肉肉只對哥你一個人開放,只有哥你掌握著林雅我的肉洞鑰匙,只有哥你一人才能打動我的淫心!哥,快來幹我吧,我等這一刻等了好幾天了,請你快點來幹我吧!”說著說著,林雅就將整個身體倚在我的懷裏,一直往我的懷裏鑽進去。我拍了拍林雅的嬌臉蛋,她的臉上的皮膚白裏透紅,好象可以彈破的透明的冰糖葫蘆,讓人既想咬,又想舔,更想吞進肚裏慢慢消化,融爲一體。

我捧起林雅的臉,注視著她的被春情所充溢而略顯發癡的雙眼,她這時已經完全被淫欲所控制了,根本無法冷靜下來了,只有一個念頭:快點幹她!幹她的淫洞,幹她的陰道,搓她的乳房!所以當我在看她的臉時,她就貼上我的臉,用隨時會被彈破的臉蛋蹭著我的臉,並且用身體的言語來發出情火的願望。

她一直用自已的胸部撞我的胸懷,用下半身一直對著我的胯部挺擠著,碰撞著,口裏低聲呻吟:“喲……啊……快……幹吧…幹我的肉肉…幹我的洞洞……壓死我的淫軀……哥,我要你的大哥哥來幹我的小妹妹……快點好嗎?快吧……哎喲,我的洞洞裏被火燒著了,哥,快用哥你的滅火器來爲雅妹的肉洞滅火,不然雅妹會被洞裏的大火燒死了喲……”林雅說著說著就脫下了全身上下的衣裳,並且也將我的衣褲都扯了下來,順著林雅自已的不停的動作,她將我壓在了床上,我看到林雅已被欲火燒癡了的神情,心裏偷偷樂著,想:等下再讓你林雅嘗嘗我的雄風,現在先挑旺你的淫火,讓你這表面一本正經,實是一個蕩婦的林雅無法控制,最後我再玩死你!讓你永遠無法擺脫我的肉棒的轄制。

林雅將我壓在身下,我仰面躺著,繃直著身體,只見我的小弟沖天而起,紅紅的龜頭對著林雅的臉和肉肉,好象正在對著林雅說:“林雅林雅我愛你,就象老鼠愛大米,一下一下幹死你的淫迷迷!”似乎林雅聽懂了我的雞巴對她說的話,將她壓在我身上的上身擡了起來,跨在我的腹部上,擡起臀部,張開兩條大腿,用左手扶正我的雄糾糾、氣昂昂的陰莖,用右手伸到自已的陰道,用食指和中指分別夾住左右陰唇,然後將陰唇用力分開、張大,好迎納我的大肉棒的進入。

林雅用她的陰道口對著我的沖天大肉棒,慢慢地沉下身子,當她的陰道對准我的肉棒往下套時,她下沉的陰道一直在往我的肉棒上滴著不斷泛溢出的淫水,淫水有點粘乎乎的,當她的淫水滴在我的腹部時,我的肉棒眼口也在不斷地流出水來。兩道淫水相互滲在一起,彙成一道小溪從我的腹部流到我的大腿。

慢慢地林雅的陰道口開始碰到了我的龜頭,我的龜頭上既要受她的不斷滴下的淫水的澆灌,又要將她的還是合在一起的陰道口鑿開,真是累人的活啊!但我只好舍命滿足林雅的願望了,誰叫我以前要那幺地喜歡幹她的陰道呢?

這時我的龜頭上感覺到林雅的陰道口上的肉是軟軟嫩嫩的,且不斷滴下的淫水有些熱乎乎的,兩邊充斥著鮮紅顔色的大陰唇似乎在大喊:“歡迎龜頭進入!我的陰唇門已打開!歡迎哥哥的龜頭光臨光觀!”隨著林雅不斷墩下的屁股,我的大陰莖被林雅的淫洞完全套住了,再也無法爭紮了,只好放棄逃跑,讓林雅的大陰道“唰……唰……茲茲……”套定我的大肉棒了。

林雅見我放棄了逃跑,心裏高興且爽極了,現在她可以發揮一切的本領來套我的大肉棒,可以毫無顧忌了,所以林雅放開所有的本領,死命地用她的小巧玲珑但不失豐滿的屁股一直往下套弄著我的大肉棒。“哎呀,哥哥的大雞巴好長呀,將小雅的陰道快要幹透幹破了!”林雅邊套弄我的陰莖邊在呻吟地呼叫著。林雅的淫蕩本能開始表露出來了。原來她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一位賢妻良母式的美人兒,現今有了機會讓她表現出來她的淫興,她全身心的投入到性愛的快樂之中了。

林雅套弄著我的大雞巴,她的小淫洞裏的春水好象泛濫成河般地“嘩啦……嘩啦……”地流出了淫水。這時的林雅在床上完完全全成了一個十足的蕩婦了!我掇著林雅的纖腰,用力勒住她的胯部,她的腰部一直在用力往下奪取我的陰莖。我看見林雅的兩個乳房在我的面前不停地跳動著,上下波動著,腹部的肌肉隨著她的淫蕩動作也在不停收縮著。林雅的淫興已經完全被我激發了出來,她現在也不必要硬性控制自已的情欲了。在我的腹部上,林雅盡情發揮她的做愛的喜好,隨她的性子自由的淋漓盡致的施展出來了。

林雅邊用她的陰道上下套弄著我的大雞巴,邊興奮地歡叫著:“我的蜜穴裏被哥哥的棒子快要插透插破了!我的小穴裏好爽呀……哥……再用力點……我的小穴裏覺得還有空隙的地方……快幹我的陰道吧!我的陰道深處是刻骨銘心的癢呀!哥……肉棒……大雞巴……來……哎喲……小雅裏面的肉芽快長出來了……快用哥的搔癢金棒狠狠地插我的肉肉吧……哎喲……哎喲……哎喲……小雅的淫洞裏是又脹又緊密喲……哥……幹死小雅的陰道吧……幹裂小雅的大陰道吧……”林雅的興叫聲如瘋了般,什幺樣的淫蕩的春情的暢聲都不間斷的從她的嘴裏呻吟出來,真正好幹的、淫蕩的林雅的本質嘴臉終于暴露出來了!林雅邊騰挪著圓滑的俏屁股,邊用雙手搓弄著上下跳動的一對豐乳,還用指頭夾著乳頭拉著,擰著。春水如潮水般她的淫洞中飛沁而出。

“小雅快要死在哥哥的大棒捶打下了……小雅的蜜穴快要爆炸了……哎喲…來了……我爽死了……天啊……爽啊……用力幹我的大陰道……幹小穴……”只見林雅瘋狂般地挺動著白白圓圓的屁股,我的龜頭上突然被她興到極點的陰精澆灌下來,一激靈,我的棒眼也噴出了濃濃的精子,全部射在林雅的陰道深處。林雅淫興盡了之後,全身軟綿綿地叭在我的肚皮上,氣喘籲籲地呻吟著。

林雅換過氣來後,又趴下身子,用嘴舔著我的棒眼,象母狗一般地用舌頭在我的陰莖頭的四周轉動吸舔著。我的馬眼上有我的精液和她的陰精混合在一起的粘粘的濃液,但林雅卻舔得有滋有味,“啧……啧……”的聲音從她的嘴邊不斷飛濺出來。“我爽死了,哥……你的本領實在令我如飛絮般的輕靈飄逸。我的淫穴被你幹得火辣辣的,裏面現在空空蕩蕩的,好象有圖騰的感覺。我好想你的大雞巴,你以後能常常幹我的淫穴嗎?我同你做愛非常的爽快,我以後的陰道是哥你專用的騷穴,我的淫洞是哥你一個人獨享的!”林雅偎在我的懷裏情真意切地傾訴著對我的癡情和專一。